地方金融   济南德州聊城泰安莱芜菏泽枣庄济宁临沂日照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淄博滨州东营

伦敦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危在旦夕

  金融是英国的立国之本,如果伦敦因为脱欧而丢掉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那么大英帝国仅存的一丝气息也就彻底没有了。

  近日,美国银行董事长布莱恩·莫伊尼汉宣布,为了应对英国脱欧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将美银的欧洲业务中心从英国伦敦迁到爱尔兰的都柏林。虽然他没有具体透露美银在伦敦现有的4500名员工有多少需要调配至都柏林,但作为一家在全球金融市场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国际性银行,美银的迁址无疑是对特蕾莎·梅要在脱欧之后打造一个“全球化英国”计划的一次打击,伦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正在受到严峻挑战。

  其实早在美银宣布迁址计划之前,许多国际金融机构就已经纷纷启动了其“脱欧应急预案”:巴克莱银行和摩根大通选择了都柏林,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高盛、花旗和日本的野村银行则选择了法兰克福。安永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底,在英国的222家银行、保险、投行等领域的大型金融机构中,有59家宣布了要将其在英国的人员和业务迁到外国的计划,大部分选址在法兰克福、都柏林以及卢森堡。

  金融机构纷纷逃离伦敦

  这些金融机构“逃离”伦敦是有现实需求的。在2019年3月底英国正式脱欧之后,在伦敦的金融机构如果想继续向欧盟27个成员国境内的客户销售金融产品和提供金融服务,需要重新申请欧盟金融经营许可证,整个程序最长需要等待18个月。这对于奉行“时间就是金钱”的金融业而言,成本是巨大的。何况,这些在伦敦的金融机构的大量业务与欧元有关,它们离不开欧盟大市场。

  此外,英国44%的出口市场是欧盟国家,还有18%出口市场是与欧盟签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脱欧之后,英国的对外贸易是否还能维持在目前的水平上,是一个巨大的问号,而金融业务与对外贸易又是息息相关。金融机构“出走”伦敦,多少有一点“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意味。

  从长远来看,随着马克龙的上台,德法轴心在逐渐恢复动力,默克尔在与马克龙会面时表示,可以考虑修改欧盟条约。这意味着,欧盟财政一体化很可能在今年德国大选之后真正启动,除了建立欧元区的共同预算外,今后不排除发行欧元区共同债券的可能性,这对金融机构而言是一块绝不能错过的巨大蛋糕。

  金融业曾是英国立国之本

  金融是英国的立国之本,承载着大英帝国的历史荣耀。正因为有着欧洲一流的金融管理能力,19世纪英国在拿破仑战争中才会最终战胜法国。当时,英国国债的平均利率为3.7%,而法国信用最好的债务的利率也达到了6.1%。战争的背后是财政,这意味着在与英国的战争中,法国要付出的成本远高于英国,英国在融资能力上占据明显优势。

  由于英国金融业的良好信誉,在拿破仑战争期间,法国大量的资金流入英国。1801年法国居民拥有的英国国债为15万英镑,到1810年增至172万英镑。这相当于法国人出钱资助英国与法国作战。此外,由英格兰银行管理的荷兰、西班牙、德国的资产,也达到了1454万英镑。从金融的角度看,拿破仑的失败并非偶然,英国更胜一筹的金融能力从一开始就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如今,金融业为英国每年贡献了2160亿欧元的税收,占英国经济总量的12%,如果伦敦因为脱欧而丢掉了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那么大英帝国仅存的一丝气息也就彻底没有了。


相关阅读

投资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