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金融   济南德州聊城泰安莱芜菏泽枣庄济宁临沂日照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淄博滨州东营

网络募捐平台8月1日起有规可依 盘点他国如何监管网络众筹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近几年,我们的朋友圈经常会冒出这类信息:某某生患重病,家庭困难,请爱心人士慷慨解囊。以轻松筹、爱心筹、公益宝等为代表的这类网络募捐平台通常都有对筹款的审核流程,看起来像是正规的公益平台进行审核。不过,所谓的正规也只是平台自身的审核规矩。此前,国家对互联网募捐平台并没有统一的技术和管理规范。

  从8月1日起,公益平台有规定可依。7月30日,国家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明确网络求助行为不属于慈善募捐,其信息的真实性由提供方负责,信息平台对个人求助应加强信息审查甄别、设置救助上限、做好风险防范提示和责任追溯。这项规定于8月1日起实施。

  去年《慈善法》修订时,就曾重点讨论,最终认定个人为解决自己或家庭困难发布求助信息不属于慈善募捐,真实性由个人负责,不属于慈善法调整范围。但是个人的网络求助客观存在,如何规范的进行呢?去年8月底《慈善法》实施前夕,民政部根据慈善法的相关授权规定,公开遴选了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目前,只有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才有资格发起互联网募捐。根据此次发布的两项规范,个人为解决自己或者家庭困难,提出发布求助信息时,平台应当有序引导个人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对接。不过,记者打开某知名募捐平台,看到目前的项目依然是个人救助居多,通过慈善组织发布的信息较少。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这是机制性建设,规定会解决过去的一些问题。因为大家着急,一旦有困难,困难群体会直接向平台求助,但民政部规定之后会好转。各个平台把关,要求平台和很多慈善组织建立联系,如果没有慈善组织进行审核,光靠平台自己审核,其实是没有力量的。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正式实施的我国首部《慈善法》已经明确,通过互联网公开募捐,应该在民政部门统一或者指定的平台发布信息。现在,在个人求助方面,民政部对网络募捐平台提出了标准,但并未明确平台责任,总是让人有些不踏实。那么,对于个人在网络上募捐、众筹等行为,其他国家是如何监管的?

  美国:民间个人募捐行为合法 有著名捐赠众筹网站Go Fund Me

  美国民间有很多个人募捐、投资、众筹的机构和平台。美国华尔街多媒体记者赵冰晶表示,美国已经明确规定,这类行为合法。比如,美国有个著名的捐赠众筹网站,叫Go Fund Me。在美失踪的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家人就是通过这个众筹平台,在短时间内筹到了家人在美国的花费。

  在美国有一条法律叫做乔布斯法案第三部分,它规定像个人募捐、投资、众筹的行为是合法的。美国众筹网站Go Fund Me是2010年上线的,其目标是建成为个人需求、个人活动,或者个人的目标提供众筹募捐服务的平台。它的服务范围非常广泛,比如可以为患病亲友进行募捐、为一场体面的葬礼募捐、为社区的橄榄球球队募捐,或者如果想要去旅行也可以在上面进行募捐。目前Go Fund Me已经开始接受来自于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还有一些使用欧元区欧盟国家的众筹项目。也就是说全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在Go Fund Me上进行捐赠。

  它是如何在法律的范围内进行有效的监管的呢?Go Fund Me首先它要求发起人一定要使用实时的姓名保证项目的真实还有信息的透明,但是捐赠人可以匿名。除此之外,Go Fund Me要求发起人要保证个人的信息与其在Facebook上的信息是一致的。也就是说能够让捐赠人清楚知道自己把钱捐给了谁,如何使用,以及及时获得来自于受赠者的直接反馈。

  澳大利亚:要求所有公开募捐活动必须获得以州为单位的法律许可

  澳大利亚要求所有的公开募捐活动,必须获得以州为单位的法律许可。《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强调,由于人们对于个人募捐行为的不放心,澳大利亚的募捐通常通过大型的慈善组织完成。

  澳大利亚的网络求助者主要使用美国的网上求助平台,比如Go Fund Me。毕竟澳大利亚人口基数有限,建立一个独立的网络求助资助平台不太现实。由于整个这类活动的平台依托于美国网站,澳大利亚地区很难监管,所以在澳大利亚发生的网络求助募捐良莠不齐,既有的确是解决他燃眉之急的需求,也有非常奇葩让人无法理解的求助。

  由于澳大利亚本身的公费医疗是全民免费的,所以网络求助很少和真正的疾病开刀需要钱直接有关,但是有间接关系的求助确实不少。例如近期,一户悉尼的家庭去海外度假,孩子在海外不幸溺水,陷入昏迷。当地的医疗条件有限,为了紧急送孩子回澳大利亚治疗,需要立刻办理专机空运,一家人一筹莫展,但就在这个时候孩子妈妈的一位朋友想到了网络求助,并希望尽快筹集到42000澳币紧急空运孩子回澳大利亚,最后不到24小时一家人共获得了8万澳币的网络捐赠,孩子也在第二天下午乘坐专机飞回澳大利亚。

  总体来看,澳大利亚的网络求助并不兴盛,因为澳大利亚无力支付医疗费的事情并不会发生,不会有这一类求助,而其他例如生活穷困或者特殊原因的求助一般通过非常正规的慈善组织在线下筹措,换句话说,在网上进行求助的很多理由相对显得比较奇葩,或让人哭笑不得。

  俄罗斯:通过网络进行个人募捐行为罕见 短信捐款比网络捐款更流行

  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在俄罗斯,单纯以网络募捐的慈善活动非常小众,目前还没有流行起来。这主要是民众信任缺失和政府政策限制两方面原因。

  俄罗斯是一个经历了大灾大难的民族,每次出现天灾人祸的时候,社会上各种慈善募捐活动也异常活跃,发起慈善捐助的活动主体也种类繁多,既有政府部门,如各地社会保障局乃至财政局、税务局;也有慈善机构,如俄罗斯慈善与健康基金会、俄罗斯儿童基金会等;还有统一俄罗斯党、俄罗斯共产党等各大政党,以及俄罗斯东正教会。

  但随着媒体的接连曝光,利益熏心的组织者们无不打着慈善的旗号,在捐款支出的每一个细枝末节玩着“猫腻”。尤其在经济危机和社会转轨的特别时期,没有火眼金睛来判定真假的民众,干脆对于慈善组织公开的账目一概不信任,如果要捐款,就捐给上帝好了。所以俄罗斯东正教的慈善活动成了最受民众欢迎且信任的项目。发短信捐款是目前俄罗斯最普遍最轻松的捐款方式,比如发送固定格式短信到慈善项目指定号码,捐款会被运营商直接捐出。反观虚拟世界里,真假信息难辨的爱心捐助对于俄罗斯民众来说并不感冒,而且在操作上,一般比短信捐款还要复杂得多。

  日本:慈善行业发达 日本人对慈善筹款欺诈行为深恶痛绝

  《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日本是个多灾多难的国家,这也催生了日本发达的慈善行业。在日本的大中型车站经常可以看到慈善筹款的行为,主要是为自然灾害、患有疑难病的儿童筹款。以慈善筹款的方式进行欺诈也时有发生,比如去年一位女性谎称妹妹的孩子患有心脏病,需要筹集1亿5000万日元到国外治疗,她开设了筹款网页,还邀请报社记者采访,产经新闻等几家报社随后登出了筹款的报道,但是第二天就被曝出孩子在学校健康的上课,谎言败露,该女性公开道歉,承认是为了还债设计的骗局。相关记者因为没有对事实进行调查,只是根据该女性发放的宣传资料进行了报道,受到了报社的处分。

  慈善筹款欺诈行为严重的会被判处徒刑。比如有一家自称了NPO的法人公司,雇用临时工在街头用治疗儿童的疑难病的虚假理由筹集了约150万人民币,最高法院以欺诈罪判处被告五年徒刑,罚款约12万人民币。日本民众对这种利用人们善良的欺骗行为深恶痛绝,认为伤害了相互信赖的社会习俗,也给真正需要筹款的人带来了困扰。


相关阅读

投资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