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金融   济南德州聊城泰安莱芜菏泽枣庄济宁临沂日照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淄博滨州东营

网贷“8·24”新政满周岁:合规整治贯穿全年

  去年8月24日,银监会正式发布四部委联合起草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为网贷行业的监管基本定调。

  《暂行办法》规定网贷平台整改过渡期为十二个月,今天迎来“截止日期”。这一年里,“合规性”成为主题:从中央到地方监管细则陆续出台,校园贷、现金贷、金交所资产等或被清退或被遏制,围绕着标的限额、银行存管的话题贯穿全年。在“强监管”下,不少互金“龙头”平台纷纷选择了拆分网贷业务。

  业界曾对所谓“一刀切”做法表示担忧,也有声音预测行业将会出现“倒闭潮”。然而,一切似乎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我们猜到了大额标的会骤降,但是没有猜到红岭创投会提前离场;我们猜到了校园贷会被限制,但是没有猜到校园贷会全面停止。我们猜中了开头,却没能猜中结局。结局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停业及问题平台大幅下降 民营系占99%

W020170824311938876567.jpg

  据网贷之家统计,整改一年以来,有882家平台退出网贷行业,其中恶性退出的问题平台225家,贷款余额超过千万元的有47家,良性退出的停业和转型平台657家。整改一年以来,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总体下降,2016年9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仍然高达114家,2017年7月单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已经下降至35家。据不完全统计,停业及问题平台中约99%属于民营系。

  以2016年8月24日为时间分割点进行统计分析,发现停业及问题平台事件类型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暂行办法》出台前停业、转型的比例分别为43.12%、0.78%,《暂行办法》出台后停业、转型的比例上升至70.41%、4.08%。相对的,跑路、提现困难、经侦介入的数量占比均出现了下降,《暂行办法》出台后跑路、提现困难、经侦介入的占比数值分别为11.90%、13.49%、0.12%,而《暂行办法》出台前该指标数值分别为35.18%、20.18%、0.74%。

  银行存管上线速度加快 属地化难题待解

  今年2月23日,银监会发布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下称《存管指引》)。根据指引要求,存管人明确限定在了商业银行,指引同时强化了存管人免责条款,即存管人不对借贷行为保证、担保,不承担借贷违约责任。此后,网贷平台上线银行存管速度加快。

  据网贷天眼数据显示,截止到8月21日,完成银行存管系统上线的网贷平台共计332家,占网贷平台总量的19.06%。虽然这一数值并不乐观,但是2017年以来,尤其是自《存管指引》下发以来,平台上线银行存管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7以来,共有192家平台上线银行存管系统,占全部存管平台数量的57.8% ,2017年上半年上线银行存管的数量接近2016年全年。目前,布局P2P网贷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共有35家,就对接平台数量而言,华兴银行、江西银和恒丰银行排名前三位。

  此外,关于网贷资金存管属地化的问题未有定论。不久前,北上深相继出台网贷机构备案指引,其中上海和深圳明确提出网贷资金存管银行必须属地化。根据网贷天眼统计,上海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共计34家,符合要求的仅有14家。深圳上线银行存管的平台共计69家,符合要求的仅有47家。由此可见,存管属地化难题依旧待解决。

  限额令下大额标骤减 红岭创投提前离场

timg.jpg

  《暂行办法》对网贷平台借款上限的规定一直是热议的焦点,办法要求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大额标首当其冲违规,基于此,越来越多的平台为了满足监管要求进行了业务的整改。

  根据网贷之家抽样调查结果显示,样本平台中单个借款标超过20万元、单个借款标超过100万元的平台数量占比自2016年8月后,几乎呈现单边下降走势。2017年7月单个借款标超过20万元、单个借款标超过100万元的平台占比数值分别下降至64.5%和17.32%,相比去年8月的占比数值分别下降了25.83个百分点和25.65个百分点。此外,样本平台的每个投资标的金额呈现逐步走低的走势,2016年8月投资标的平均金额约为5.45万元/个,2017年7月该数值下降至2.24万元/个,下降幅度约为45.60%。

  在“限额令”的影响下,以大额借款项目著称的红岭创投于2016年9月24日宣布,从2017年3月28日开始,线上平台的大单产品将全部停止发新标。今年7月27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宣布,红岭创投将在3年内清盘,到2020年末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红岭创投退出网贷市场,业界哗然。

  现金贷乱象受遏制 校园贷、金交所模式夭折

  随着大标被禁,金交所的出现为网贷平台绕开“限额令”提供了“通道”。然而,“网贷平台+金交所”的模式存在不小风险,不仅踩线金交所权益拆分、突破200人门槛、底层资产不透明等,更触及了网贷管理办法负面清单中类资产证券化红线。

  一纸“64号文”(即《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下发,明确要求平台于2017年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直指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收益权转让拆分模式。金交所和平台合作开展的违法违规业务被叫停,不少平台纷纷下架平台上的金交所产品,其中不乏大平台陆金所、ppmoney、百度金融、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等。

  今年4月14日,《关于开展“现金贷”业务活动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及补充说明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对“现金贷”平台开展摸底排查与集中整治,对利率高、风控弱、利滚利等以“现金贷”之名行“高利贷”之实的现象进行重点打击,现金贷乱象受到遏制。

  除现金贷外,监管层对校园贷的整治也成为全年的重头戏。以“裸贷”为代表的校园贷乱象频发,成为官方整治校园贷的直接导火索。2016年11月份《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网贷整治工作的通知》一文下发,加大了对校园贷业务的监管力度。今年6月28日,银监会等三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正式暂停网贷机构从事校园贷业务。一律暂停网贷机构开展在校大学生网贷业务,逐步消化存量业务。

  重压之下,多家校园贷平台宣布退出和转型。去年9月,趣店宣布退出校园分期市场;去年10月,“我来贷”宣布正式关闭学生申请贷款通道;今年4月,麦子金服旗下“名校贷”宣布暂停校园网贷业务。

  拆分网贷业务成潮流 信息披露问题待完善

  随着网贷业务面临的“强监管”以及互金平台混业经营被禁,互金平台为迎合合规,与网贷业务划清界限成为行业的一种趋势。包括积木盒子、陆金服、人人贷、爱钱进、开鑫贷、团贷网等在内的多家平台纷纷对网贷业务进行了分拆。然而,拆分网贷业务是否真正能设立防火墙实现 “风险隔离”依旧是个未知数。

  随着监管要求的切实推行,银行资金存管、备案登记以及信息披露成为检验互金平台合规与否的三大硬性指标。《暂行办法》对网贷机构的信息披露提出了原则性要求,但是在操作上并没有具体的标准。关于信息披露的问题,整改一年以来,不断有相关政策出台,但是权威且具体的披露要求目前尚未确立。

  2016年10月份,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式发布《中国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标准和配套自律制度》,成为市场上相对权威的网贷信息披露标准,也为网贷平台信息披露提供了参考借鉴。2017年5月,银监会公布2017年立法计划,其中网贷信息披露指引在列,与网贷相关的就有《网络小额贷款管理指导意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信息披露指引》等多部法规,这些政策的出台意味着网贷行业的信息披露将迎来升级。

  “8·24监管”一周年正是网贷行业走向合规的关键一年,从目前行业现状来看,网贷平台合规之路还有一段较长的路程,任重道远。未来一段时间,登记备案、银行存管以及信息披露仍将是行业焦点。大浪淘沙,刮骨疗伤后,网贷依旧“路漫漫其修远兮”。


相关阅读

投资咨询